FC2ブログ

新年计划?愿望?

在凌晨,关了所有的灯,一个人对着笔电,敲着文字。
明天要出门,还不知道几点回家呢,所以本该除夕夜做的事,我就在小年夜解决它了。
说起一年的愿望呢,什么全家身体健康之类的就不多说了,说点实际的。
新的一年,我想对自己更好些。其实我一直对自己不是很严格的,不过这里的对自己好不是指纵容。我要每天早睡早起(不能早睡至少要早起),我要每天好好保养皮肤不偷懒,我要每天做运动减肥瘦身。我要买自己以前不舍得买的香水,我要喝自己以前舍不得喝的咖啡,我要买自己以前舍不得买的书。。。。。。
在学校时,我要每天去图书馆看书,要控制自己对零食的渴望,我要每天都穿得美美的。
好像很贪心的样子,其实,我只是要让自己更投入的去生活。去感受,去享受,简单而美丽的生活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我还活着

最近懒了点,哈哈。过来汇报下我还活着。
江和周去了敦煌,我也想去啊!!!
这个十一长假倒是去了好几个地方。虽然都是在苏州市里逛。不过也不错啦!


长假第一天,我就去了盘门,和爸爸妈妈一起。说起来,虽然离学校很近,去一次很方便,不过我是很多年没去过了。那里比我想象中美丽许多,而且看着那城门,感慨颇多。虽然有很多石头是新补上去的,但城墙上那些植物,城墙的布局,还是让我很有感觉的。最喜欢沿着城墙上的路走着的感觉,天气微凉,舒服的风吹着,也喜欢把镜头对这那长长的路(其实几分钟就到头了),越来越窄,就像没有尽头似的。我还在一个木门前戴着帽子,摆酷拍了张照片,不过好像不是很上镜就是了。哈哈!


然后,第二天,我又和爸爸去了苏州乐园。说是去苏州乐园,其实主要是去爬狮子山的。苏州乐园人山人海,我们除了爬山(其实主要是爬楼梯),就只玩了一个人相对较少的项目——小小世界。爬山途中其实无什趣味,不过山顶倒是很舒服的。又让我爸拍了几张不上镜的照片。坐小小世界的时候,我竟然哭了。不过我爸爸不知道。也说不清为什么,大概是想起了小时候吧。虽然那些童话人物没几个我认识的,不过就是想起了小时候,也没什么具体的事,眼泪就下来了。真是太“愁头”了。


前两天又去了穹窿山。和我爸妈,阿姨姨夫,三个表哥一起去的。大队人马哄到那里,倒也好玩。一路上说说笑笑,虽然有些累,不过倒也不至于不能忍受。沿途景色不算美妙非常,也还过得去吧。在山顶不到的地方有个观景台,望下去很美,我妈说有张家界的感觉。我觉得还没那么夸张,不过确实很漂亮。对了,不知道是不是饿了,山上的饭菜很好吃,尤其是饭,非常香。我们八个人吃了三大盆饭(我们还带了窝窝头的,大概已经吃了6、7个了),一个个都化身为“饭桶”了。

代沟?

不知道我这人是不是有些神经质。最近又开始“无缘无故”地心情低落了起来。大概也算不上是难过,就是“状态不好”吧。怎么说呢,就是很想叹气的感觉。笑归笑,玩照玩,但总不够“爽快”。
爸妈是完全不能理解。昨天不知发什么神经,发短信告诉他们了,结果回短信说:是不是学习没学扎实,不安心。就知道他们什么都会扯到学习上去。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们了,就和以前一样。这种事,我总是只和朋友讨论,却从不跟父母讲的。大概因为我那些个朋友和我在这方面是同类人吧。爸妈关心我,疼我,这我是知道的。相对于我看到的,听到的,我实在觉得有这样的父母是我的福气。然而,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代沟,或者我特别多愁善感,总之我很多的感受,父母是无法理解的。我的成长道路,很多心灵方面的,是和那些朋友兼同学一起跌跌撞撞走过来的。爸妈的生活经验比我丰富很多,也许他们才是对的,然而,这条他们没走过的路,我总希望有人陪我一起走,也许走向光明,也许最后是撞墙。无论如何,想要自己走一回。
明天会放晴么?(偷个歌名,呵呵)

Mr. Li一路走好

今天凌晨去的。
在宿舍里哭了,舍友还问我怎么了。
最近在看死神,也许那个世界没有那么可怕吧!

李老师,一路走好!我们爱你!

我很难受

昨天听说胖子李病了,很严重。据说送到上海去也没有人敢动手术。虽然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见过他,但是那时的种种似乎还在眼前。很难受,洗澡的时候就一个人躲着哭了起来。
他总是带着坏坏的笑,威胁我们:不许说“胖”或者“fat”。有时还会握起他肉肉的拳头,在眼前挥着。拍毕业照的时候,只有他一个人坐了两个凳子——因为一个坐不下。我到现在还会时时提起。他会坐着上课,因为有时脚不好,但看到讲台前放好了椅子又会小心翼翼,就怕男生们把那个断了一只脚的椅子放在那里。他两手撑着讲台,慢慢矮下那胖乎乎的身子的样子,我永远也忘不了。他和我们打打闹闹的,一点也不会摆架子。以至于沈焱拉断了广播的开关绳,却想嫁祸给每到眼保健操都会去拉开关的李老师。
他在我们初三那年结的婚,就在中考前夕。我们还在抱怨怎么挑这种时候,他却一天假也没请。我们都吃到了他的喜糖,三角形包装的m & m豆,那甜甜的滋味,我到现在还记得。他是英语办公室最胖的人(我总说他的胳膊和一般人的腿一样粗),却娶到了瘦瘦小小,很秀气的赵老师。
我还记得,他和李伟共骑一辆金鸟助动车。李伟是仅次于李杰的英语办公室第二号“重量级人物”。读高中后,我们仍十分同情那辆可怜小“鸟”。
一切都会好的吧?我希望是,也相信是。我很想再看一次他那胖胖的身影,傻傻的笑。